七宗罪小说网 www.qzzxs.com

陆扬周林是陆扬和方糖的小说(陆扬周林)陆扬周林是陆扬和方糖的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陆扬周林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让你镇守文坛,你直接火到国外了?》,主角是陆扬周林,主要讲述了:

“写得什么垃圾玩意儿,狗屁不通!”

“文笔烂的一批,多看一眼都是浪费!”

“白纸掉地上,我踩两脚也比这强!”

“他不会以为靠写作能考上清北吧?”

电脑前。

高三生陆扬面无表情…

《主角是陆扬和方糖的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写得什么垃圾玩意儿,狗屁不通!”

“文笔烂的一批,多看一眼都是浪费!”

“白纸掉地上,我踩两脚也比这强!”

“他不会以为靠写作能考上清北吧?”

电脑前。

高三生陆扬面无表情。

他刚刚穿越到这具同名同姓的身体里,才睁开眼就看到了满屏谩骂。

三天前,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怀揣着文学梦想,把自己写的作文发到网上,结果被几个大V喷成了筛子。

原身一时想不开,走了绝路。

然后,地球上的陆扬就穿越过来了。

这个星球与地球高度类似,各方面发展都很不错,唯有文学发展滞后了很多年,地球上盛行的那些文学著作这边一个都没有。

而陆扬上辈子是个码农,唯一的业余爱好就是看书,毫不夸张地说,地球上绝大部分诗词歌赋名著小说都深深印在他脑海里,几乎是倒背如流的程度。

若是有机会把它们写出来……想必那几个大V的脸色会很精彩吧!

而且,这个世界直播业务很发达,若是把写书跟直播结合起来……

一定会惊爆全球!

当然,前提是他要顺利通过高考。

正好语文考试要写作文……就当拿来练练手吧!

想到这里,陆扬忽然笑了。

他合上电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不就是写作嘛,谁不会啊?”

………………………………

高考当天。

杨玉娥起早做了一大桌子菜,殷勤地端到儿子跟前。

陆大山特意关了烧烤店,专门在家陪儿子吃早饭。

“儿子,多吃点饭,一会考试的时候千万别紧张。”

“考试的东西都带齐了吗?一会爸送你去考场。”

陆扬听着两人关心的话语,又低头看着碗里堆成山一样的肉菜,心中颇为感慨。

他上辈子是个孤儿,有人生没人爱。

现在有了慈爱的父母……这种温暖的感觉真的很好!

“爸妈,你们放心,我会努力考上清北的。”

咣当……

陆大山和杨玉娥的筷子齐齐掉在地上。

两口子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诧。

清北?那是咱普通孩子能想的吗?

虽然自家孩子成绩还算不错,但毕竟离着清北有着不短的距离。

这孩子咋年纪轻轻的,就患上癔症了?莫非是上回伤了脑子还没好?

老两口真要愁死了!

…………………………

山河县一中。

李校长正在给学生们做最后的考前动员。

“第一场语文,大家千万审好题,尤其是作文,不要写偏了。”

话音刚落,陆扬姗姗来迟,成功收获李校长白眼一枚。

“陆扬,我说的就是你,别仗着自己爱写小说,就胡乱写,这是高考,可是关系你一辈子的大事情,知道吗?”

陆扬云淡风轻地唔了一声。

李校长顿感亚历山大,一中本科率这几年连续下滑,已经十来年没出过清北的学生了,整个学校管理层压力都很大。

像陆扬这样的学生,原本成绩不错,若是发挥的好,估计能上一个211学校。

但这年轻人吊儿郎当,实在让人不放心。

“哎,陆扬,语文老师给的作文范文,你都背过了吗?”

一旁的同班同学戳了戳陆扬的胳膊,忧愁地问道。

为了应付作文,每年高考前老师们都会押题,还会专门找一些优秀的范文,给学生们做参考。

陆扬坦然承认,“没背。”

同学不信,“你啥都没准备?那作文怎么写?”

陆扬双手插兜,“现场找灵感呗。”

同学急地直摇头,语文考试题量那么大,分给作文的时间本就不多。

他还现场找灵感?

这分明是现场找死!

…………………………

第一场,语文。

整个考场安静地可怕,考生们紧张中带着些兴奋。

等试卷发下来,所有人不约而同地翻到了最后一页,但看到作文要求的时候,又同时皱紧了眉头。

【人的一生会去到很多地方旅游,请选一处你印象最深的地方,写写你的所见所闻以及感悟。】

这是要求写游记,只是这种题材看似简单,实则难写,一不留神就会写成流水账,想要写的出彩那就更难了。

同学们愁眉苦脸地开始构思。

唯有陆扬气定神闲,他在脑子里快速过了一遍自己上辈子背过的课文,然后提笔在第一行写下了题目。

【滕王阁序】

…………………………………

为期三天的高考很快结束,陆扬回家睡得昏天黑地。

而山河省高考办公室里,阅卷工作正在紧张地进行中。

刘文彦是负责作文阅卷的老师之一,他是第一次被提拔上来阅卷,因此干劲很足,接连几天工作也没有觉得疲惫。

一旁的老教师周林忍不住打趣他,“还是年轻人身体好啊,不像我们这把老骨头,盯着电脑看了几天,眼都快瞎了。”

难得有片刻的轻松时间,其他几位老师也暂时放下手头的工作,说起这几天批阅作文的成果。

“今年语文题量大,有个别学生连作文都没来得及写。”

“我这边倒是都写完了……但写的全是流水账……唉,高三生复习忙,哪有功夫出去旅游。”

“也是,门都不出怎么写出好游记……看来今年作文普遍分不高。”

“我这边倒是有几个高分……但也不是很出彩,唉……”

“我还看有学生模仿文言文写作的,虽然勇气可嘉,但实在是四不像,逗死我了……”

几个老师讨论一番,又重新投入到阅卷工作中去。

刘文彦起身续了一杯凉茶,又坐回去接着看作文。

随手划拉出一篇——

题目是【滕王阁序】。

刘文彦无奈地摇了摇头,刚说起文言文,还真有人敢用。

这几天阅卷的时候,他也遇到过这样的学生,只可惜模仿的了皮毛,却模仿不了精髓。

文言文毕竟深奥,没有一定的才华根本写不出来那样的味道。

他喝了一口凉茶,这才从头开始看起。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

咦?

此等笔力,闻所未闻!

上来就已经秒杀了大部分作文!

这年轻人似乎有点东西啊?!

刘文彦收起戏谑的心思,认真地往下看。

【雄州雾列,俊采星驰。】

【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

【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

刘文彦越看越觉得心惊,连背上都生出了一层薄汗。

他擦了擦汗,又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凉茶,这才勉强稳住心神,接着往下看。

【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噗!

一口凉茶喷出来!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落霞……

孤鹜……

秋水……

长天……

刘文彦双目失神,喃喃自语。

这一句将天地间的恢宏景象都点染出来,前文铺垫已久的气韵在此处集中爆发。

真是让人拍案叫绝!

刘文彦这辈子从未去过滕王阁,可这一刻他仿佛身临其境,他好像真的看到了滕王阁,就是这么美!

究竟是何等天才,才能写出这般才华横溢的文章?!

“千古骈文!真乃千古骈文!”

刘文彦激动地站起身来,控制不住地大力地拍着桌子。

茶杯被他震翻在桌上,流淌的茶水湿了旁边周林的袖子。

周林扶起茶杯,一边擦着袖子一边温声劝着,心道一定是哪个学生写了离谱的作文,才把刘文彦气到了。

他从业这么多年,这样的事情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每年的考生里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比如在作文纸上画画的……干脆空着一字不写的……有抄前面阅读理解的……还有趴在上面睡觉留下口水印的……总之,什么五花八门的怪像都有。

刘老师还是年轻,见的世面太少哇。

“周老师,这有一篇满分作文,你快帮我看看。”

刘文彦也顾不上什么体面了,一把拽过周林。

因为他知道——周老师不仅是特级教师,同时还是一位知名作家,虽然不能说著作等身,但在文坛也是有一定地位的……所以让周老师来看,一定错不了。

周林有些惊讶。

嗯?满分?不是离谱作文?

山河省都多少年没出满分作文了,一定是小刘老师看错了。

周林心里这么想着,刚要回绝,就被刘文彦大力拽到电脑旁。

现在的年轻教师都这么冲动吗?

好歹是同事,周林没说什么,然后漫不经心地朝电脑上扫了一眼。

就这一眼,便再也没能停下来!

【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周林呆愣在电脑前,深深的恐惧从心底深处生出,沿着四肢百骸,瞬间爬满了全身。

此时此刻,每一个细胞都在咆哮——

天才,绝世的天才!

良久,周林才缓过神来,他转过头问刘文彦,“如果我说滕王阁压根还没建,你信不信?”

刘文彦傻眼了,“你什么意思?”

周林不答反问,“你去过滕王阁吗?”

刘文彦摇摇头。

他确实没去过,但从这篇作文的描述来看,滕王阁应该是一个极美的地方,若是有机会,他一定要亲眼去看一看这篇作文里描绘的那些美景——

层台耸翠……飞阁流丹……桂殿兰宫……

刘文彦闭着眼,完全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就听周林又开口了。

“我今年刚去过,但那里还没有开始建设,只有一片废土……以及一张规划蓝图!”

刘文彦猛地睁开眼,瞬间感觉头发都竖起来了,连问出来的话都磕磕绊绊。

“什,什么?只有一张蓝图?你,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学生根,根本没见到滕王阁实物……仅仅,仅仅对着一张蓝图就写出了这篇文章?”

周林重重点头。

两个特级教师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里都看到了震惊。

这是天才!绝对的天才!

凡人绝对不可能只对着一张蓝图就写出这等才华横溢的文言文!

不不不,这已经不仅仅是文言文了。

这是古今三千年骈文的巅峰!

无人能比的程度!

两位特级教师面面相觑,一时无话。

最后还是刘文彦率先打破了沉默,“你说,这篇文章到底该如何打分?”

周林缓缓摇了摇头,“没法打分,这位年轻人的文采已经超越了你我的水平。”

刘文彦目瞪口呆,“那怎么办?”

他还年轻,今年是第一次参加高考阅卷,上来就遇到这样的神文,一下子有些懵。

最后还是周林下了决心,拉起刘文彦就冲了出去。

“走,去找组长。”

………………………………

走廊尽头,组长办公室。

张景宗正在听取阅卷老师们的汇报,越听眉头皱的越紧。

原以为今年作文题目出的简单,应该会有很多出彩的文章,没想到接连几天阅卷下来,优秀的作文不算少,但满分的一个没见。

堂堂一个山河大省!身为高考内卷首席之地!多少年没出一个满分作文了?

就在这时,办公室门被人猛地推开,刘文彦和周林慌不择路地挤了进来,“组长,快快,有个学生的作文……”

张景宗严肃地皱了皱眉,“老周,小刘,你们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办事还这么毛躁?”

周林一个箭步冲到他办公桌前,“这有一篇作文,真的很厉害,张组长你……”

“哎哎,说什么呢?谁组没有厉害作文似的?”立刻有其他组的老师不满意了,“我们正在开会呢,你等会再说。”

“不行,我等不了,这一篇真的跟别人不一样,我用三十年的教学资历发誓。”周林急得举起了手。

“我也发誓!”刘文彦立马跟着举起了手。

两个人眼巴巴地望着张景宗。

其他老师都错愕住了。

不是吧……真有这么厉害?

张景宗也不信,“咋个厉害?还能是满分六十分不成?”

周林想了想,“这么说吧,别人作文考六十分,那是因为他们只能考六十分,但这个年轻人考六十分,那是因为卷面只有六十分。”

好大的口气!

好狂的年轻人!

办公室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张景宗还有些迟疑。

周林和刘文彦对视一眼,两个人默契地走上前,一人抄起一只胳膊,直接把组长大人架走了。

张景宗双脚离地,直接被架进了周林他们所在的办公室。

他干了一辈子阅卷组组长,还没遇到过这么离谱的事情,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你们……胡闹,简直是胡闹!要是一会看的作文不是满分,我唯你俩是问!”

“组长,您看!”周林和刘文彦也不废话,咣当把滕王阁序摆出来了。

“就这?一个文言文就把你俩惊成这样?以后出去不要说是我的学生,忒丢人!”

张景宗瞄了一眼题目,颇有些不以为意,心道这两人是没见过写文言文的学生嘛,也太大惊小怪了。

“这不一样,您接着看下去。”周林信心满满。

张景宗被两人按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只得硬着头皮看下去。

这一看不得了,眼睛都直了,全程憋着一口气。

直到看到最后一句——

刚才还怒气冲冲的组长大人手此刻完全换了副模样,手差点抖成了帕金森。

他颤巍巍地指着电脑屏幕,险些失态。

“这,这真是我们山河省学生写出来的?”

周林重重点头。

张景宗得到肯定的回复,愣了半晌,然后身子往椅背上一靠,胸膛急促地喘息起来。

刘文彦慌了,四处翻抽屉找速效救心丸。

这些药丸原本就有,是怕阅卷老师们被离谱考生气死,特意备下的,没想到让组长大人先用了。

张景宗吃了两粒速效救心丸,这才顺过来气。

他嘶哑着嗓子,一遍又一遍地感叹着,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天才降世,龙国文坛有救了!”

其他办公室的老师听到动静都匆匆赶过来,刚进门就听到这一句话,感觉很不服气。

龙国文坛有救了?

切……哪个年轻人有这么大能耐?

这么多年了,也没见文坛有什么起色。

一个年轻人就能成?

说什么梦话呢!

然而,等他们完整看完滕王阁序,整个办公室安静地可怕。

似乎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个年轻人的文采太恐怖了!恐怖到已经超越了在场所有的人。

而他们不配给这个年轻人打分。

“所以,这篇滕王阁序到底该怎么打分?”半响,刘文彦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斗胆问道。

毕竟这卷子是他经手的,分总是要打的。

张景宗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背着手来回踱步。

大家期待的目光随着他走动,直到他忽然停下来。

“此等神文,非吾辈能妄评,速速去请郑白两位大佬!”

…………………………

京市。

市中心某五星级酒店,正在举行全国高校主办的文学会议,会议主题是振兴龙国文坛。

如今的学生们被国外文化侵袭,热衷于看国外小说国外电影,而国内的文学发展却有些停滞不前,这让高校们的教授们很是头疼。

学生就是国家的未来,但他们整天热衷国外文化,却忘了自己国家的文化。这像话吗?

“所以,今年各省高考有没有满分作文?”白发苍苍的京大教授郑明卿首先发问。

他是京大文学院的院长,在文坛圈子里有着很高的声誉。

众位教授纷纷摇头。

如今各省阅卷工作已经进行到了末尾,要是有满分作文的话,早就有消息出来了。

但大家都没有听说。

“出人才容易,出天才难呐。”同样白发苍苍的白韬光教授发出了一句感慨。

身为清大文学院的领军人物,他同样桃李遍天下,与郑明卿教授并称文坛双雄。

只不过两人一直不怎么对付就是了。

毕竟这么多年来,京大和清大一直在明里暗里的竞争。

果然,郑明卿立马接了一句,“放心,有天才也不会去你们清大,毕竟我们京大才是全国文学的摇篮。”

白韬光不甘示弱,“可去年我们清大文学院招的人数比你们多哦。”

一句话立马让郑明卿炸了毛,“哼,那是你们不要脸,设置那么高的奖学金干嘛?”

害得一堆不明就里的学生去了隔壁清大,现在想想都觉得气。

“哼,谁让你们分数线那么高?”白韬光立即反驳道。

眼瞅着两个人加起来都一百多岁了,还在这里跟小孩子一样斗嘴,其他教授都觉得头疼。

说起来他们都是来自985,211高校,在各自省份都是排头兵的存在,唯独在清北这两位老教授跟前插不上嘴。

气氛正焦灼,门外探进来一个年轻人。

“郑教授,白教授,有电话找你们。”

“不接,忙着开会呢。”

郑明卿和白韬光气鼓鼓地互瞪一眼,谁也不肯接。

年轻人举着手机,有些尴尬,“是山河省高考阅卷组组长打来的电话,说是有急事找您二位。”

“什么急事也等会后再说。”郑明卿和白韬光齐齐别过头去。

“郑教授,白教授,我是张景宗,我真的有急事。”

电话里,张景宗见久久没人接电话,急得直接大声喊了出来。

“我这边有一篇满分作文,想请两位教授一起品鉴。”

满分作文?

听到这四个字的一瞬间,郑明卿和白韬光不约而同地扭过头。

都这么久了……终于出了一篇满分作文。

那还是要看一看的。

“这样吧,你把视频投到大屏幕上,大家一起看看。”郑明卿首先发话。

“对,大家一起看,谁也别想独自偷食。”白韬光一眼就看出他的心思。

很快,年轻人把手机屏幕投到了开会用的大屏幕上。

屏幕上是端端正正的字体,最上面一行是四个大字。

【滕王阁序】

郑明卿和白韬光瞄了一眼题目,心中颇有些不以为意。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