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影圣尊 第四十九章 黑、金二骸骨

小说:千影圣尊 作者:云曦深处 更新时间:2020-06-03 14:48: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熊熊斗志重新燃起,风尘却是不知自己刚刚危机已于自己擦肩而过。被强大的敌人打败,被不可抗拒的环境打败,这些都不可怕,而如果自己都放弃,那就真的彻底完蛋了。更关键的是你不知道背后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等着你漏出自己的软弱从而趁虚而入。

  ……

  “咯咯,没想到啊,这小子的意志还挺坚定的,竟然能挡住本君失心咒。不过没关系,这样才有意思,太轻易就能得到话才无趣呢。来吧,来吧……向前走。”冥冥之中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在风尘未能察觉的地方响起。

  而风尘在稍稍休息了一会,强忍着疼痛,将自己的下肢从河水中挪出来,睁开眼睛查看自己的处境。不过很可惜入目一片漆黑,风尘只能依靠自己的听觉,触觉来探索四周。

  风尘眉头紧皱,因为无疑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环境,什么危机都只有等切实发生时自己才能察觉。不过随即他就想开了,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纵然能提前发觉危险那也只是徒惹烦恼,除了饱受一番心理折磨,不会有任何作用。

  想起自己的身体,风尘只有一声苦笑。一群恐怖的噬灵瑾鼠外加一头变态级别的噬灵瑾鼠王都没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而一条小小的地下河竟然就差点要了自己命,现在虽然侥幸逃过一劫,但身上的骨头恐怕都断了一半,另外这到底是把自己带到了什么鬼地方?

  对四周一无所知,偏偏还什么都看不到,再加上稍一移动就痛的要命的身体,到底该如何活下去,风尘的大脑是真的不够用了。

  不过正当风尘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时候,却忽然发现前方好似有那么蒙蒙一抹光亮,这光芒很暗淡如果不仔细的话很容易忽略过去,风尘刚刚便是如此。这光芒代表着什么,是好是坏,是希望所在,还是死亡之门?风尘没有办法去判断,可事到如今也只有死马当作做活马医,祈祷自己的好运没有用完了。

  拖着半残的躯体,风尘慢慢的向前挪去,每一寸都是煎熬,每一步都是折磨。挪挪停停,不知过了多久风尘才终于感觉到那抹光稍稍更明亮了一点。再次停了下来,风尘又看了看前方,却没有再接着向前爬,而是蜷身脱掉了自己的鞋子。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风尘的双腿才恢复知觉,然后他就发现一件让自己非常激动的事,一个好似救命稻草般的东西。之所以脱掉鞋子,就是因为那东西就在自己的鞋子里。

  东西掏出来之后,风尘犹豫了片刻,之后好不容易一咬牙,张嘴把它吞了下去。紧接着就如沙漠中久旱的树苗终逢甘露一般,风尘终于体会到了一股久违的暖流在自己的身体里流动,然后是疼痛,力量同时充斥着四肢百骸。没错,这东西就是暴血丹。

  之前为了隐秘风尘将它藏在了自己的鞋子中,没想到自己身上这唯一一件还算完好的装备竟然密封性这么好。风尘都不敢相信自己在水中泡了这么久,这暴血丹竟然还在。虽然可能是臭了点,但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消息吗。

  暴血丹的药效一发挥出来,风尘情况终于好了不少,虽然还是无法站起来,但前进的速度一下子快了起来。当然疼痛自是不必说,风尘也顾不得了,因为他很清楚服用暴血丹,这暴烈的丹药对自己此刻的身体意味着什么,无异于饮鸩止渴。

  可风尘更清楚如果不这样做,以自己的体力根本不可能爬到那光源处,倒还不如赌一把。置之死地,而能否“后生”那就只能尽人事而知天命了。

  风尘的拼命之举总算是没有白费,一番努力之后,风尘看到了一副奇观,两具骸骨对立而坐,一具漆黑如墨,一具则犹如金铸。看到这两具骸骨的瞬间风尘就判断出,强者,两人生前绝对是至强者。不只是因为他们奇特的骨骼,更因为已经不知道多少个春秋过去,他们的衣衫早已腐烂,他们的血肉早已锈蚀,但风尘仍感到阵阵威压袭来。

  短暂的惊讶之后,风尘更多的则是失望,因为那淡淡的光亮,正是这两具骸骨所发出的。正所谓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风尘原本想着这里会有出路,甚至不惜为此拼尽了全力,可最终却发现,这希望所在,竟然只是两个人的墓地。

  不,不是两个人的墓地,过不了多久,这里就该变成三个人的墓地。算了,反正本来就不抱什么希望,不过也还不错,至少我死后不会孤单,还有两位先贤为我做伴,风尘安慰自己道。

  暴血丹的药效又开始消散了,风尘知道,等药效完全消失之时,恐怕也就是自己命丧之时,自己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这股反噬之力了。自己还有那么多事没做,真不甘心啊,不过自己已经努力过了,力之殆非人之罪也。

  “这样也好,马上就又能再见到父亲和母亲了,还有芷香姐,你们想我没有,别着急,风尘马上就来陪你们了。”风尘自语道。

  “对对,就是这样……哈哈哈,终于要成功了!”冥冥中的那道声音再次响起,风尘依然一无所觉。

  就当风尘感觉头脑昏沉,即将俯在地上沉沉睡去之时,眼睛的余光又瞥见那两具骇骨,忽然又是一个念头冒了出来,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有没有留下什么好东西,虽然自己今天注定是出不去了,那种发现前辈遗迹而后一飞冲天的好事与自己无关,但如果自己连眼福都没有饱到,那也太对不起自己爬这段路所受的苦了。

  想到这里,风尘被激起的好奇心却是怎么也抑制不住了,离两具骇骨还有一段距离,没关系,爬过去就是,这么远都爬过来了,还怕这一小段不成?

  “啊,这该死的混蛋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东西,你好好的放松精神不行吗。”好似一直有一双眼睛在盯着风尘,可这次那声音不再是那种尽在把握之中的悠然了,取而代之的是气急败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