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宗罪小说网 www.qzzxs.com

手撕白眼狼未婚夫小说小玉阿刚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手撕白眼狼未婚夫小说热门小说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手撕白眼狼》,主角是小玉阿刚,主要讲述了:

我辛辛苦苦供到要上大学的小姑子跟她妈走了,再回来时她卷走了我全部的钱,为了能得到更多,她选择和她妈联手杀死了我。

再睁眼时我发现我重生了,小姑子正在跟我吵:她是妈,能害我?

你不能因为自己生不了孩子就把我绑在你…

《手撕白眼狼未婚夫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点击阅读全文

我辛辛苦苦供到要上大学的小姑子跟她妈走了,再回来时她卷走了我全部的钱,为了能得到更多,她选择和她妈联手杀死了我。

再睁眼时我发现我重生了,小姑子正在跟我吵:她是妈,能害我?

你不能因为自己生不了孩子就把我绑在你身边吧,我早就受够了你了!

跟你在一起生活的这些年只让我感到束缚与窒息!

你只是我哥媳妇儿,现在我哥死了,说到底你也只是个外人,你凭什么管我?

我:好的,那你挣脱束缚去呼吸吧,我尊重祝福理解并且远离

我死了,是食物过敏窒息而亡。

我躲过了车祸,熬过了重症病房关键期,没想到最后还是栽到了这对母女手里。

我原本快痊愈了,很快就能出院。

是小玉。

她带他妈妈来看望我,说来给我道歉。

母女俩带着歉意和悔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认错,说自己鬼迷心窍了,不该卷走我救命钱,现在一分不少的全还给我。

钱还给我了,还在医院为我跑前跑后,我心软了,对她们放下戒备。

当我准备将保险赔偿的钱还给替我垫付医药费的医生时,小玉提着盒饭过来了。

她看着我,有些过于紧张和心虚,以至于说话声音都是抖的:“嫂,嫂子,先吃饭吧。刚,刚下楼买的,比医院的要,要好吃。”

我以为小玉是出于对我的愧疚,所以跟我说话心虚紧张。

毕竟也是相依为命了数十年的人,我早就将小玉当成了自己亲生孩子一般疼。

我释放出和解的信号,接过她递过来的盒饭开始吃。

但是我吃了一口感觉有点怪,这盒饭明明没有虾,但怎么总是有股淡淡的虾味,我连忙吐了出来:“你放虾啦?”

我对虾过敏,只沾上一点在嘴唇就会浑身红肿起疹子,严重时会窒息到呼吸不过来。

“没,没没没有。”小玉噌的一声站起来。

“这是,这是饭店买的,没,没买虾,不信,不信你用筷子找找,一只虾都没有。”

小玉紧张得快哭出来,我以为是我冤枉了她才让她急的成这样的。

冤枉了她,心中有些愧疚,于是我连忙多扒了几口饭,表示对她的信任。

可是,不一会儿,强烈的不适感席卷而来。

盒饭掉到了地上,我浑身红肿抽搐,喉咙窒息的发不出声音。

我只听见小玉惊慌失措的踱步声和一个人开门进来的声音。

“妈,妈,可以了吧,要不要去叫医生。”

“急什么,还没死透呢,万一救回来了怎么能拿到更多的赔款?”

在这母女俩的监视下,我过敏窒息而亡。

我死透了,灵魂飘在空中,看着这对母女试了试我的呼吸。

然后一个假惺惺的大喊医生,一个赶忙处理证据。

小玉她妈叫来医生将我拖走抢救,来时看着还剩一半的饭菜大惊失色。

待医生全去了抢救室后,她害怕的质问小玉:“你怎么不处理干净,万一,万一查出来……”

小玉现在反而神色镇定了:“放心吧,妈,我只把虾粉下在了饭的表面,只需要刨掉饭的表面一层就行。”

“都倒掉反而引起怀疑。”

“还剩一半都是干净的,万一警察来了,饭是饭店里买的,人是死在医院里的,保险受益人写的也是她自己,警察就算再怎么查,也查不到我们头上。”

“好,好,我女儿真聪明,刚看你那慌张的样,我还担心你是个不成事的。”

“我只是担心得不了手而已,她霸占了我哥的赔偿金那么多年,让我跟着她吃了这么多年苦,我会手软?

“也是,这女人看着穷了吧唧的,咱卷走她的钱,她还拿得起钱付医药费,肯定背着你昧了不少。”

我飘在她们身边,听见医生宣布我的死亡。

眼看着她们母女俩借着我的尸骨大闹了医院,大闹了饭店,讹了厚厚一笔赔偿金。

我心寒憎恶至极。

十九岁的她竟然对我如此狠辣。

我这才看明白,我养了十年的小姑娘原来一直对我充满怨恨。

怎么怎么就变成这样呢了?

我回想起我刚嫁给小玉她哥时,我才18。

农村结婚早,再加上我又是个不能生的。

我爹妈恨不能早早拿我换点彩礼钱,抵了这些年吃了他们的饭。

我和阿刚结婚时没领证,因为我没到年龄。只在村里里摆了两桌饭就算是结婚了。

我和阿刚结婚时,他什么都没有。

他家里的房和地都被抵给亲戚还父亲的住院费的债了。

阿刚的母亲也在生下小玉时跑了。

只剩他和九岁的妹妹小玉相依为命。

好在阿刚是个上进的,在城里租了个小房子,妹妹在城里读书,他在工地干活。

他每天在工地上干活,脏兮兮的。

但是他的妹妹倒是被他养得很好,白白净净的。

阿刚不仅对他妹妹好,对我也很好。

刚开始我时时怕他嫌弃我不能生。

他常宽慰我:“整天瞎想个啥?你要能生我我还不愿意要你呢,我从小带妹妹这个小崽子可带怕了,老子可不想再经历一遭。”

我很感动。

开始一心一意为着这个小家。

我把小玉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疼她,管她吃饭,管她睡觉,管她学习。

我们这小日子也算过得有声有色。

可是好景不长,第二年,阿刚在工地出事了。

阿刚的赔偿金刚拿到手没多久,小玉也惹祸了。

她带头欺负同学,把一个同学推下了楼,摔瘫痪了。

同学家长报了警。

我为了取得和解,不给小玉的档案留有污点,我上门一遍遍求人道歉。

我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事,尽管心里害怕打鼓到了极点,

但仍旧硬着头皮上门找受伤孩子的父母,我受尽了谩骂冷眼,甚至还挨了孩子妈妈好几耳光。

后来还是房东张姐帮我寻来了一位老中医。

扎了几针,孩子从瘫痪到能动了,家长脸色才稍缓和。

之后我掏空了家里的积蓄和阿刚的赔偿金,还给受害人家属打了十万块的欠条。

总算取得和解,平息了这场祸事。

那时我心疼小玉刚失去了哥哥,不忍多苛责她,也没将家里的困难重负透露半点。

小玉哥哥走了,生活一下拮据起来。

为了不让小玉落差感太大,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

一人打三份工,供小玉上学,还家里的债,给小玉攒将来读大学的钱。

尽自己的全力给小玉我所能给的最好的。

这期间,也有不少人来找我说媒相亲,劝我改嫁。

我看了看小玉,她还是个孩子,我不忍丢下她,更怕她受委屈对不起他哥,全都回绝了。

辛辛苦苦十余年,债还完了,小玉也要上大学了。

我以为好日子要来了,等来的确是一场精心设计的车祸和谋杀。

我回想我这28年来的人生。

前18年做个乖巧懂事的女儿,为父母而活。

后十年,做个贤惠妻子和长辈,为阿刚和小玉而活。

竟没有一天是为自己而真正活过。

我真后悔,后悔这么多年没为好好爱自己。

如果能从来一次,我想做个为自己而活的自私人。

我的灵魂身体开始变得越来越透明,直至完全消失。

再醒来时我正坐在出租房里的沙发上。

小玉提着行李要出去。

而我正在阻止她:

“你妈在生下你时就抛下了你,现在你考上大学了,她反而回来找你,不一定是好心,小玉你再......”

小玉一听我说她妈就炸毛了:

“我看不一定好心的人是你吧!”

“她是妈,能害我?”

“你不能因为自己生不了孩子就把我绑在你身边吧,我早就受够了你了。”

“跟你在一起生活的这些年只让我感到束缚与窒息。”

“你只是我哥媳妇儿,现在我哥死了,说到底你也只是个外人,你凭什么管我?”

这是?我重生了?重生在小玉要离开的这天!

我心里满是惊喜,看着余小玉,心想:

这小白眼狼,你爱上哪儿上哪儿去,老娘再也不管了。

我淡淡一笑:你说得对,那你挣脱束缚去呼吸吧,我尊重祝福理解并且远离。

“嗯?嫂子,你......?”

对我突如其来改变的态度,小玉懵了,还以为还要跟我吵好一会儿呢。

“想问我怎么突然同意是吧?”

“我只是觉得你说得有道理,我始终只是一个外人,不只是外姓,当初年龄没到,结婚领不了证,连户口都没上你家。”

“但我这十年来也算是对得起你哥了。”

“你走出这个家门,以后有任何事都不要再来找我。”

说出这些话,我嘘出一口气。

感到一阵释然的轻松,仿佛才迎来自己真正的人生。

小玉以为我在表现失望叹气,在阴阳怪气的道德绑架她。

她鄙视厌恶的睨了我一眼。

“你放心,不会有任何事再来找你。”

“我妈对我可比你尽心。”

“这么多年,你占着我哥的赔偿金,找你要个手机都不肯给我买。“

“现在我妈一见面就给我送了个苹果。”

她故意拿出那个二手苹果手机在我面前打电话给她妈。

然后故意把声音开到极大,让我听见。

她笑着叫她妈来接她,一副母慈子孝的样子。

只是刚说了没一句,小玉的笑便僵硬在了脸上:

“啊?你没时间啊?哦,没关系没关系,那我自己来找你。”

“反正我也知道路,你给我个打车钱就......”

小玉还没说完,电话那边便说她要忙了,突然挂断了电话。

看着小玉的脸色从笑变成尴尬,再到羞愤,我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你得意什么?我妈只是工作忙,她连苹果手机都给我买了,会不给我这点打车钱?”

小玉一脸愤怒的等着我。

“你说得对,那你倒是赶快走哇,还等什么?”

我双手抱胸等着她出去。

她站着不动,攥了攥拳头,恶狠狠的憋出一句:

“你,你得给我钱,当初我哥的赔偿金你一分都没给我。”

理不直气却壮。

“你哥的赔偿金早就让你在学校打架时赔光了。”我道出这么多年没说的真相,省得她日后还老找我要这笔钱。

但我还是从兜里掏出一百块,扔在地上。

“这算我最后一次施舍给你的,捡了赶快滚。”

“你!好!记住你说的话!”

小玉气得龇牙咧嘴。

“以后老了没有儿女,可不要来纠缠我!”

她捡起钱,把门扇得框框响,跺着脚重重的离开。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